首页
好看的漫画网站
返回

好看的漫画网站

分类: 异世大陆
状态: 连载中
更新: 2021-11-06 07:46:58

好看的漫画网站我的心咯噔一下子,心说麻蛋,胡雅怎么突然冒出来了?她这是要拦住我,不让我给鲁三毛瞧病么?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说明,胡雅对鲁三毛身上的阴物,相当的重视。那是个啥呢?这些疑惑,在我心里一闪而过。现在我没工夫多寻思这些,只要能破开胡雅的阻拦,等赶到鲁三毛家,一问就知道。“洪舒,你去对付胡雅;要是干不过,你就引着她跑,务必要把它缠住。”“狗蛋、丫蛋,你俩去清理旁边的阴殇,有多少、杀多少。不过你俩跟洪舒一样,要注意别挂彩,千万别整的跟鬼婴一个下场。”我在心里快速的吩咐说道。阴鬼行动的速度,那是相当的快,一眨眼、就能窜达出老远。我自身道行不够,跟它们三个磨合的时间又太短,所以一旦脱离十来米的距离,我就没法再感应到它们。我特意的嘱咐洪舒几个,要格外注意安全,就是生怕胡雅再给我设套,明面上瞅着,是要阻止我给鲁三毛瞧病,实际上再惦记上我的鬼仆、鬼奴,想要削弱我势力啥的。说实话,跟胡雅、洪舒它们打过几次交道后,我都被它们给忽悠怕了。这些阴鬼,都太特么能糊弄人;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的,就算想破脑瓜子,都琢磨不透它们的阴谋诡计。听到我的吩咐,洪舒三个立马从我身子里钻了出来。这会儿从它们三个的表现上,就能看出各自的性子了。洪舒是一声凄厉长啸,大红衣衫飘飘荡荡、瞅着就像多出俩红翅膀,只是眨眼的工夫,就从我的视线里消失,向着四道荒沟方向追了过去。狗蛋刚一出来,瞬间飘忽到我左侧,俩手猛地一个环抱,就像是抱住了什么东西似的;下一秒,狗蛋俩手用力的往外一抻,我就听到一个陌生的惨叫声,传入了我的耳朵。想来,应该是胡雅手下的哪一只阴殇,被狗蛋硬生生的撕掉了胳膊腿儿啥的。丫蛋出来的最晚,慢腾腾、像是丁点儿都不着急;可等她出来后,我身边的那种阴森冰冷,一下子就缓解不少。我“看到”丫蛋脸上带着妩.媚的笑,一边在半空极快的飞舞,一边还悠闲的说着话。“咦?你这个大脑瓜子,瞅着咋这么膈应人呢?看我不把它揪下来、当球踢?”“呦呦,你的魄珠都让我捏稀碎啦,还吱哇乱叫个啥劲儿?还不赶紧消B停的找个地儿等死?”“就属你恶心巴拉的,舌头伸那老长,瞅着跟鞋垫似的。看我不把你脑瓜子打放屁喽?”听着丫蛋的话,我就明白,只是一瞬间的工夫,对方就有三只阴殇,惨死在丫蛋手下。我心里又有些尴尬,心说丫蛋在我身子里刚待了多长时间?这就学会了俺们荒沟村儿地道的土话。大脑瓜子?膈应人?捏稀碎?消B停?……听着这满嘴大碴子味儿——又一个土鳖鬼,新鲜出炉!“胜利,你……你瞅啥呢?”兴许是我的怪异表现,落在了大狗子的眼里;他拿着手电筒朝半空晃了晃,啥也没瞅见,于是有些疑惑的问道。大狗子就是普通活人,没有天眼天耳,自然啥异常状况也发现不了。我没心情吓唬大狗子,随口说道,“就是望望天——这瞅着,好像又要下雪似的。”大狗子紧了紧羽绒服,缩了缩脖子,“可不咋地?刚才我就觉察到了,特么冷森森的,好像要变天。”我心明镜似的知道,这可跟变天没关系,是冷不丁冒出那老多阴殇,这才让周围变得阴冷阴冷的。不过这话就不忙着跟大狗子说了,赶路要紧。奇怪的是,我俩走了好一会儿,竟然还没有走到四道荒沟。我皱了皱眉头,心说不对啊!从水库大坝下来,应该十来分钟就到四道荒沟啊。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,约莫起码得有一刻钟了吧,咋还没到地方?这会儿大狗子也注意到不对劲儿了,拿着手电筒左右晃了晃。“咦?胜利,你看,咱咋还在村口这儿?可家家户户、为啥都黑着灯?”大狗子挠了挠脑瓜子,扭头转了一圈后说道。我的心突然一紧,接着手电筒的光线,左右仔细看了看。艹的,可不咋地?转悠了半天,不仅没接近四道荒沟,反倒是沿着原路折返了回来。到了现在,我要是再不明白啥情况,那我真就是猪了。这是有阴鬼,对俺俩施出了鬼迷眼;瞅着像是往四道荒沟方向走,实际上,俺俩一直就在水库大坝和俺们村子口中间晃荡着。照这么走下去,就算天亮,都别想走到乡里。我估摸着,胡雅这次领过来的阴殇数量不少,要不也不至于让洪舒它们仨,到现在还没返回。阴鬼欺负我没有天眼、瞅不清手段,所以就给俺俩用出鬼迷眼来,耽搁我的时间。“大狗子,来,解裤子,看看咱俩谁尿的远?”我心里冷哼一声,把手电筒夹到嘎鸡窝下,一边动手解裤腰带,一边对着大狗子说道。大狗子当然不明白这是啥意思,不过他很听我的,也不多问,三下两下解开腰带,就把他那七号电池露了出来。我俩刚刚放出水来,突然间就听到前面不远处,发出两声尖锐的叫声,听着就像是猛然间遭受了剧痛、发出的惨叫一般。与此同时,在我跟大狗子近身处,一道漆黑的烟雾瞬间炸开。要不是我一直盯着那里,恐怕都不会发现这样的变化。在黑雾炸开的瞬间,再回头瞅了一眼,我就能瞅清身后,还有不老少没睡的人家,屋子里可不就在亮着灯?“胜利,我咋觉得毛嗖嗖的呢?这旁边,是不是有啥脏东西?”大狗子也回过味儿来了,看着我提好裤子、又快步往前走,他就紧追了上来,在我身边问道。我点了点头,说道,“眼不见、心不烦,你就当啥事儿也没有,消停的跟我走路就成;不管来多少脏东西,有我在,统统都收拾了。”刚才那一泼尿,正是破解了鬼迷眼最简捷手段;施展鬼迷眼的阴殇,被活人尿液沾上,肯定要整个半残。我估摸着,这些阴殇见识过我的手段后,轻易不会再过来嘚瑟了。果不其然,从俺们村儿到四道荒沟村儿,一路之上,都风平浪静,再没有哪个不开眼的阴殇阻拦我俩。过了四道荒沟,眼瞅着离乡里越来越近,我的心情也渐渐放松起来。我正要跟大狗子开个玩笑,想问他等会儿瞧过病,要不要直接去趟县城,找两个姐妹、包个宿啥的。突然之间,在我俩前面十几米远处,就冷不丁多出一盏灯笼来。灯笼距离地面有一米多高。让西北风一吹,那灯笼就飘飘忽忽、左右摇晃着。,好看的漫画网站瞅着俺妹子这幅可怜样儿,我就一阵心疼。我坐在炕沿上,搂过白玲的肩膀头,在她后背轻轻拍打着。“玲子,你哪儿说错话了?是特么老韩头倚老卖老、上门欺负人!这事儿,咱别往心里去啊,往后再遇到他,就当他是臭粑粑。”我安慰白玲说道。自打俺妹子恢复正常人儿后,她就跟老尼姑似的,淡定的很,很少出现情绪波动。今儿个白玲能露出这表情,肯定是把老韩头骂我三驴B之类的话,听进耳朵里了。我挨了骂,白玲就觉得她自个儿犯了错,这是俺妹子在心疼我呢。我听说过,老韩头好像跟乡长能搭上边儿,所以连苟村长都不敢把他咋滴;隔三差五的,苟村长还得给老韩头送东西。就像我在锅炉房,差点儿让胡雅给强了那回,要不是苟子谦赶巧出现,我道行就得让她夺了。那次,就是苟村长在给老韩头送礼。不过就算老韩头能跟乡长套上近乎,那关我屌事儿?老子不偷不抢不犯法,他们管的着我?我就不信,今儿个跟老韩头闹了别扭之后,他还敢变着法的祸害我。老韩头还是以前的老韩头,我郭胜利,可不是以前的郭胜利了。要是真把我惹急眼了,我就支使洪舒、鬼奴它们,晚上去老韩头家祸害,把他家牛、猪、鸡鸭鹅啥的,都特么吓唬出心脏病来。安慰了一小会儿,俺妹子就平复下来,蹭蹭屁股、坐炕头数钱玩儿去了。王娅也不知道该咋说话,想了想,就从书包里掏出课本复习功课。“胜利哥,刚才那老头儿是谁啊?火气咋那么大?”秦文灵问道。我摇了摇头,说你别问那么多,这事儿你就别掺和了。俺们村儿的人最抱团,在村子里窝里斗、咋折腾都行。一旦有外人掺和,村儿里的老少爷们铁定会一致对外,说不定还会组团,把秦文灵揍的满脑瓜子大包。听我这么一说,秦文灵就笑了笑,说道,“胜利哥,那既然没我什么事儿,我就去睡会儿觉了;昨晚让那东西吓了一跳,好长时间才睡着,有点儿缺觉。”我摆摆手,示意他该干啥干啥。等秦文灵走后,我就翻腾出《阴阳》,把鬼打腰的那段仔细再看一遍。《阴阳》中说,鬼打腰,是活人死去的亲戚,在阴冥之地、钱不够花了,这才委托小鬼来到人间,给活人提个醒。阴冥之地,是正常人死去后,该去的地儿;在那里,要熬着年月、排号等着重新投胎。小鬼打腰时,要三停三顿、拍够九十九下,这才转身离开。这倒不会要了活人的命,就是贼拉疼,那种感觉,就像腰折了似的。我就纳了闷,老韩头年年给他死去的老伴儿,不少烧黄纸啊!我听说,老韩头买黄表纸,相当舍得花钱,每回都是一大沓子、一大沓子的往回买。就这样,她老伴儿在阴冥之地,咋还能缺钱花呢?她这是遭打劫了,还是包了个小鲜鬼?真特么费钱!胡思乱想了一会儿,我就想到了自个儿身上。按照俺们村儿的风俗,从年三十开始,挨家挨户就要给死去的亲人烧纸。我不用给俺爹娘烧纸,那是因为王寡妇指点过我。四年前,王寡妇让我上山干了一件事儿。一年后,王寡妇就告诉我说,俺爹娘已经转世投胎了;再烧纸,那就是做样子给活人看,没啥必要。这么着,这些年来,我才再没给俺爹娘烧过纸。至于王娅,她就更不用了烧纸了。王寡妇的残魄还待在我脖子上的坠子里,就算烧纸,她也收不到。看过了鬼打腰,我还翻了翻死寂气息的事儿。黄鹂常年跟着考古队,身上沾染了死寂气息。她要是跟活人接触,就容易把这股死寂气息传染给活人;时间一长,那人就得死了。正因为这样,黄鹂才始终住在南山暖窖那儿,不敢来到俺们村儿。今儿个我冷不丁想起这事儿,就顺手翻看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化解之法。这次倒是挺顺利,没一会儿,我就找到了答案。《阴阳》里把这种死寂气息叫做幽冥气,包含有尸气和阴煞气两种。越是年代久远的古墓,这种幽冥气就越重。在幽冥气的侵染下,古墓里的陪葬品,都变得相当邪祟。要是有不懂行的活人进入,说不定会当场死掉。想要化解幽冥气息,有两种办法。一是集结四名够道行的阴阳先生,结成四清阵法化解。结阵后,这四个阴阳先生,要同时念动“清魂咒”、“清魄咒”、“清心咒”和“清身咒”化解,过程是相当的麻烦。第二种方法倒是简单,只要黄鹂不再接触古墓,多在白天走动,等过了一年半载的,她身子里的幽冥气息自然就会消散。荒沟村儿,就我跟黄幺婆两个阴阳先生,这第一种方法,肯定是不行了。而要是让黄鹂不再接触古墓,那她就下岗了,估摸着短期内肯定也不行。我轻叹了一口气,突然觉得黄鹂也挺可怜的,孤零零、一个人待在山上。可一时半会,我又找不到更好的办法,来帮她解决这个问题。看了一上午的《阴阳》,我收获不少,脑瓜子也有点儿胀。等吃过晌午饭后,我不再继续研究《阴阳》,去了隔壁王寡妇家,让秦文灵帮忙看我练习捆鬼索。秦文灵既然开了天眼,那干啥还要折腾俺妹子?让他出出力,也算对得起他一顿饭、三四碗的饭量了。“胜利哥,可以啊你!你才学会阴阳术多长时间,就能把捆鬼索练成这样了?”傍天黑时,秦文灵一脸惊叹的对我说道。练了这一下午,我施展捆鬼索的成功率,能在五成以上了——每两次里,肯定会成功一回。我琢磨着,兴许是我把王寡妇以及静清的道行融合更多,施出捆鬼索时,才会更加顺手。我笑了笑,装犊子的说道,“一般一般,全国第三!要不是我贼拉有修炼天赋,王娅她娘,会看上我?”想了想,我又问秦文灵,在三玄门里修炼的那些门人,捆鬼索都练的咋样?“他们?他们也不练这个啊!个个都能百分之百的施出捆鬼索,哪儿还用再特意练习?”秦文灵想也不想的说道。我拍了拍脑门子,心里相当的受伤。这是典型的装.B不成反被艹啊!感情在三玄门里修炼的,个个都是生猛海鲜,早就不用练习捆鬼索这么低层次的玩意儿了。我正要问问秦文灵,那些高人,成天都在修炼个啥。突然间,就看到王娅在外面喊我。“郭哥,你出来一下呗!春秀姐找你!”

最新章节推荐地址:http://www.ymeid.com/ym/4495257567736/

好看的漫画网站最新章节

好看的漫画网站章节目录

精品推荐